第一章丝袜启蒙「叮。 。 。 」下课了。 「耗子,等等我。 」「怎么了,小色狼。 」「啥东西」「你看,昨天租的,日本的AV, 里面都是真搞的JJ插进去都看的到,明天一定要还我。 」「真的假的,我还是不要了,不要了。 」「拿着拿着,我先走了,记得明天还我,88。 」小色狼人如其名,淫魔一个,观其全身,色气侧漏。 我叫沈浩,是一中高一班一名非常不起眼的学生, 长相不起眼身高不起眼,学习不起眼,连体育运动也不起眼的一个孩子, 就连在班上也是坐最后一排我居然TMD没有优点。 哦不,说到特长,托小色狼的福,我知道了我唯一的一个特长, 就是小弟弟特长悲剧的是这个特长还真他妈的别人看不到, 我总不能拿小JJ到处晃荡吧。 其实我最骄傲的就是我的姐姐,姐姐叫沈若曦, 从小到大一直都是所有人称赞的对象学习成绩从来都是第一, 个子都有1米68了我们学校的有史以来高中部最漂亮的校花, 没有之一曾经我很纳闷,姐弟两怎么长的一个漂亮一个抽像, 后来才知道我姐姐是我妈一个过世好友的女儿, 然后果断不纠结了。 你们肯定好奇为什么我说骄傲,因为我现在上初中了, 我还和我姐姐一起洗澡呢嘿嘿,看着姐姐那么多的护花使者, 我就在心里狠狠的刺激他们反正我姐姐的好身材你们都看不见, 你们不知道我姐姐的身材是多么的好。 「姐,我在这,我们回家吧」远远的我看到了我的姐姐, 还是那么耀眼粉白相间的连身裙,正好盖住膝盖, 裹着浅黑色丝袜的小腿在裙摆间闪闪发光十分诱人, 姐姐的腿是我见过的最细长最美的笔直的腿, 膝关节连接处没有任何的瑕疵在丝袜的包裹下, 显得完美无瑕。 「嗯,浩浩,我们走吧。 」我和姐姐一直是两个人住在一起,爸爸一直在日本, 妈妈在香港两人每个月就只回来一次,所以基本都是我和姐姐两个人住。 在外面吃完饭,回到家后,姐姐就开始帮我复习作业了。 「浩浩,你这一题要这样做的」我的一只手不停的在姐姐裹着黑色丝袜的腿上抚摸着, 哇姐姐今天丝袜的质量真好啊,好滑,另一只手握着笔听姐姐的教导修改作业「知道了, 姐姐我改」一个小时后,终于结束了。 「哇,终于好了。 」「嗯,嗯,嗯,浩浩,你的手别乱摸啊,哦, 哦中间不能摸。 」「姐姐对不起,浩浩又不乖了,可你的丝袜真的摸的好舒服, 姐你把上衣脱了好么。 」「浩浩,不要吧,你说你想姐姐穿丝袜给你看, 姐姐就买了你不能这样过分呢。 」「姐,求你了,我就亲一下,就一下。 」「就一下?」「就一下。 」姐姐无奈的脱下了自己的衣服。 「姐,你的胸部又变大了啊,去年33D,好像又变大了」我吻上了左边的粉红色小葡萄, 姐姐的胸型非常美不仅大,而且还非常的挺拔, 乳头却非常的小像完美的两个小葡萄,十分的诱人, 我埋在姐姐的胸前轮流啃着两颗小乳头「浩浩 可以了啊不是就一下么。 」「姐,把内裤脱了好么」「浩浩,不行,我们说好了, 你不听话姐姐以后不让你这样了」「姐姐,就让我看一下好不好」「不行, 你昨天洗澡的时候都差点把手指插进来了你再这样以后姐姐不和你一起洗澡了」「那好吧」我索然无味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打开电脑突然想起小色狼给的A片,没想到还用的上, 光盘放入点击开始,里面的女主角也穿着浅黑色的连裤袜, 男主将裆部的丝袜剪开然后插入看的我顿时欲血沸腾, 小色狼说过不穿丝袜的女孩是不美的果然穿了丝袜那腿是真的太美了, 突然想如果用姐姐的丝袜打飞机会怎样?立刻将片暂停了 我跑到姐姐面前姐姐还穿着丝袜「姐,你把丝袜脱给我好不好?」「你又想干嘛」「就是你穿的丝袜, 我有用」姐姐一脸纳闷的把丝袜脱给了我。 回到房间,我将丝袜放在桌子上,闻了闻姐姐丝袜的裆部, 今天姐姐没上过洗手间么怎么这里这么香,姐姐的丝袜居然没有任何的异味, 还这么香丝袜独有的味道和姐姐体香让我陶醉了。 点击播放,小心翼翼的将姐姐浅黑色超薄的丝裤袜裹在了自己大肉棒上, 好细腻的感觉丝滑的裹着自己的肉棒,刚包裹上去就有一种想射的感觉了, 一边看片一边用手套弄「哦哦,姐姐,我要你, 姐姐哦哦」我的脑海里想的全是姐姐那美丽的身影。 「扑哧扑哧」「哦,爽死了,用丝袜打飞机这么舒服, 哦哦,射了,姐姐,我射了」肉棒在黑色丝袜的包裹中不断的喷出白色的精液, 哦哦看着姐姐那黑色的丝袜被喷的白茫茫的一片, 我的心中竟然涌现出一种莫名的快感这真的是我么, 我用姐姐的丝袜打飞机了姐姐会不会生气,姐姐会不会以后不给我丝袜了, 会不会不和我一起洗澡了?第二章姐弟情深用姐姐的丝袜打完飞机后 身体是满足了可恐惧的心理让我的身体不住的颤抖, 偷偷的将丝袜扔到脸盆里将自己的衣服裤子盖住丝袜上, 第一次一个人去洗澡了。 这是我从小到大第一次没有和姐姐一起洗澡, 麻木的任由冷水冲刷着头部怎么办,姐姐是不是不喜欢我了, 都怪小色狼没事给我看成人小说又给我A片, 不然我也不会有这些想法。 也是的,我长大了,姐姐以后不会和我一起洗澡了, 可是可是,眼泪就是忍不住的流下来,姐姐, 都是我不好姐姐一定是生我气了,等姐姐看到我把她丝袜弄成这样肯定会生气的, 我又不会洗衣服怎么办。 我甚至连沐浴露都没用,随手用浴巾擦了擦身体, 就回到了房间蒙上了被子睡觉了不想了,不想了。 第二天早上,闹钟响了,要起来去上学了,而我却没醒过来, 浑身无力我发现我感冒了,身体的虚弱和心里的恐惧让我无比的脆弱, 姐姐对不起浩浩错了,你不要不理我啊。 「浩浩,你怎么了,你头怎么怎么烫。 」姐姐温柔的声音在我身边响起。 「对不起,姐姐,你生我气么。 」「生气,当然生气,你怎么能让自己感冒, 你这样姐姐会心疼的。 」「姐,我把你丝袜弄成那样了,我好怕。 」「傻浩浩,姐姐没生你气,真的没生气。 」「姐你你说真的,我把你丝袜弄成那样,你一定看不起我了。 」「没有,没有,浩浩,你别说话了,姐带你去看医生。 」「不要,不要,姐,我吃点药就好了,我不要打点滴」「傻孩子, 这么大的人了害怕打针姐帮你请假,你乖乖的去医院, 姐姐陪你。 」「我不去,我不去」「你乖去医院,你不是喜欢姐姐的丝袜, 以后姐姐的丝袜都给你玩,乖,去医院。 」「姐,我,我。 」「去医院,没商量,顶多,顶多浩浩病好了, 姐姐给你看,看,姐姐的下面。 」姐姐羞赧的转过她那美丽的面颊。 「啊,姐,你真的给我看?我去,我去。 」从医院打完点滴回到家里已经中午12点了。 「姐,手好疼。 」「乖浩浩,已经到家了,不疼了,姐给你下面吃。 」「姐,我不想吃,没胃口。 」「你不是想看姐姐下面,你吃饱了才有力气看, 你不吃姐姐不给你看了。 」「姐,谢谢你,这世界上只有你对浩浩这么好了。 」「我是你姐,不疼你疼谁,乖,我去下面。 」半小时后。 「哇,浩浩把面都吃完了,姐姐香你一个。 」姐姐安静的坐在我的身边,穿着一条白色很薄的半透明窄裙, 胸前那一对诱人的尖挺乳房高耸着在白色的薄纱衣的掩盖下, 朦胧的看到两块粉红色的丝质蕾丝胸罩紧紧的包住她那丰满的奶子 乳晕在衣上顶出两小个点。 粉色半罩式胸罩似乎还不能完全掩盖丰乳,淡红色的乳晕从蕾丝刺绣的高级乳罩杯边缘微露, 露出一条很深的乳沟。 她稍一扭动腰肢,白嫩的乳房即半露出来。 哦,太迷人了!更让我心动的是姐姐下身的那双裹着浅灰色透明丝裤袜的修长玉腿, 穿着浅灰色透明丝裤袜的脚上穿着双让我性慾骤起的黑色小高跟鞋。 高跟鞋上踏着一双精致的美脚,脚背在透过浅灰色丝袜看起来越发迷人, 可见那丝袜是多的轻薄无比。 我抬起头慢慢地一路顺着她那美丽的脚踝看了上去, 那细滑如丝的丝袜包裹的小腿曲缐柔美无比修长的大腿上被浅灰色透明丝裤袜紧紧包住, 看不到一丝皱褶似乎还闪着灯光的反射,无限诱惑。 「姐,你的腿真好看,我,我想看你下面,你不会生气吧, 你早上说过的姐。 」「浩浩。 」姐姐心虚的说着。 「姐。 」「那,那姐给你看,不过你不许用手碰我。 」「那姐姐,我不用手是不是怎么样都可以。 」「反正你不许用手就可以了,不然以后不疼你了。 」「嗯,姐姐,我一定不用手。 」几分钟后,姐姐将裙子内裤还有丝袜脱光了, 我又些失望。 「姐,你把丝袜穿上好不好,不要穿内裤,我真的好喜欢你穿丝袜的样子。 」「啊,穿丝袜?不是就看看么,不要了吧, 穿丝袜不穿内裤有点奇怪」姐姐知道我喜欢她的丝袜 所以只是稍微抗议了一下。 「姐,我就喜欢,求你了。 」「好吧,就这一次,不许用手」姐姐穿上了刚才那条浅灰色的丝袜。 我叮着姐姐只穿着浅灰色超薄的丝袜的下体, 咽了口口水「姐,姐,你下面好美啊。 」我扶着姐姐坐在沙发上「姐,你躺着好么。 」「不要,万一你把手放进去怎么办。 」「姐,隔着丝袜,手插不进去的。 」「不要,我的丝袜很薄,怎么插不进去?」「可是, 姐你不躺着我怎么看你下面。 」「那。 」「姐姐,我真的不用手,我就看看。 」「你不许骗人」成功的骗到了姐姐,我心里非常得意, 开玩笑不用手,我还有嘴啊,嘿嘿嘿。 「姐,你下面真美」我把脸凑在了姐姐的股间, 姐姐的体香和丝袜的尼龙味道混合在一起让我又些头晕目眩, 姐姐的两片肉缝紧紧的包裹在一起就像一个包子被刀子轻轻的割了一刀, 好美!难道姐姐的蜜穴是传说中的包子穴。 隔着丝袜的朦胧是那样的美,我把鼻子凑向了那迷人的洞穴前, 隔着丝袜粗重的喘着气好香啊,姐姐下面一点异味都没有, 而且还有穴香一种清幽的迷香,让人心醉。 「浩浩,不要那么近,姐姐好痒」我忍不住想用手分开那两片肉缝看看里面有什么美丽的风景, 就在我手快隔着丝袜碰到姐姐的肉缝的时候姐姐突然伸手抓住了我不规矩的手。 「不许用手」「姐姐」我都委屈死了,本来想掰开那包子一样的肉缝, 结果姐姐不肯。 「姐姐,是不是我不用手怎么样都可以,姐你不许骗我」「姐不骗你, 不用手怎么样都可以」「那」我张开嘴隔着丝袜将姐姐的肉缝吸在了嘴里。 「啊,浩浩,不许亲啊」我用力的抱住姐姐的浅灰色的丝臀, 嘴巴在姐姐的肉缝间轻轻的撕咬着姐姐下面好香好甜。 「浩浩,停,停,下面脏啊,而且,你不能亲姐姐下面」「姐, 你骗我你说我不用手怎么样都可以的。 」说完我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当然是装的, 有这么个美丽的姐姐学不会这招也别活了。 「浩浩,姐,姐,算了,就今天一次,以后不行了, 不许用咬的」「嗯」将姐姐的包裹着浅灰色超薄丝袜的两条美腿折起来对称的压在姐姐的胸前 我的双手紧紧的抓住姐姐的两只乱跳的浅灰色丝袜小脚 舌头隔着在姐姐股间卖力的舔弄起来将姐姐的丝袜小脚在自己脸上磨蹭着, 丝袜的柔滑和姐姐那迷人的小脚在我脸上滑过的感觉 让我有种冲上云霄的感觉。 「哦,哦,嗯,浩,浩浩,哦」看来姐姐有点动情了, 我更加卖力的用舌头隔着丝袜分开姐姐的两片蜜缝 姐姐下面的肉缝还真紧啊我花了一分钟才好不容易将肉缝开了个小口, 紧紧握住姐姐的丝袜脚用力的将舌头插入姐姐的缝间「啊, 浩浩不行,你怎么把舌头插进来了,哦,哦, 嗯嗯,好痒」看姐姐没有拒绝的样子,我更加兴奋, 将舌头用力的插入姐姐被浅灰色丝袜包裹的肉缝中 再快速的拔出插入姐姐肉缝中不断喷出的潮液将裆部的丝袜湿成了一片, 分不清是我的口水还是姐姐喷出的液体。 「浩浩,不要,不要,我不行了」姐姐修长美丽的丝袜小脚挣脱开我的手, 两腿交叉的将我的头部压向了肉缝中「浩浩姐姐, 不行了啊啊,啊啊,啊啊,啊」扑哧扑哧,哇, 突然间从肉缝深处喷出了大量的尿液我被姐姐的两条丝袜腿紧紧的按住, 没法躲开喷出的液体基本进了我的嘴里。 「咳咳,咦,姐姐下面喷出的不是尿啊,好香啊, 看来姐姐的这个洞真的是极品」而姐姐的双腿仍紧紧的扣住我的脑袋 抽搐的身体渐渐平复。 「姐,你没事吧」姐姐的脸色潮红,紧闭着双眼, 似乎还在享受着高潮的余韵。 「姐,我帮你舔干净。 」「浩浩,姐,姐没事,嗯,嗯」隔着丝袜仔细的将姐姐的下体清理干净。 「姐,你,你舒服么,刚才那个是高潮么。 」「啊,浩浩,你别说了,羞死人了。 」「姐,你怎么喷了那么多啊,我听说这是潮吹体。 」「浩浩,不许再说了,不然,不然姐不理你了。 」姐姐休息了几分钟后,我委屈的站在姐姐的旁边「姐, 我下面好难受」「啊坏浩浩,把它收起来,难看死了。 」「姐,我想和你做爱,你刚才舒服过了,我还没呢。 」「什么?」姐姐可能是一下子没理解过来「做爱?啊, 不行我们是姐弟不能这样。 」「姐,我们不是没有血缘关系。 」「不要了好么,浩浩,我没准备好,我的心好乱。 」「那我的小弟弟怎么办,好难受啊姐姐,我病都还没好呢。 」「那你用我的丝袜自己来。 」「什么自己来啊。 」「就你昨晚那样的。 」「可是姐,我刚才都帮你了。 」「啊,啊,什么帮我啊」姐姐对自己的潮吹似乎很羞愧「我, 我没」「姐你用嘴帮我吹出来好不好。 」「啊,你怎么可以提这么过分的要求啊。 」「我都帮你亲你下面了,姐,求你了。 」「多脏啊,我用手好不好」我知道如果坚持的话, 姐姐可能会羞愧的跑路于是装作很委屈的。 「姐,哎,行吧,用丝袜帮我打出来吧,姐姐, 要薄一点的嗯,黑色的丝袜。 」姐姐从柜子里找了条黑色的超薄的丝袜,站在我的面前不知道该怎么做。 「姐,你帮它把丝袜套上去好不好」我抓住姐姐拿着丝袜的手, 慢慢的将姐姐黑色的丝袜裹在了我的大肉棒上。 「哦,姐,好舒服的感觉,你摸摸」姐姐紧张的抓着我那被黑色透明丝袜包裹的肉棒, 隔着那层薄薄的尼龙材质肉棒在姐姐的手里不断的暴涨着, 姐姐的丝袜十分透明透过那层浅黑色丝袜的朦胧, 肉棒上的青筋依然清晰可见。 「浩浩,丑死了。 」「姐姐,你要这样动,哦,嗯」我手抓着姐姐芊细白嫩的小手, 教他上下帮我打着飞机。 「姐姐,轻点哦,你太用力了,哦,对,这样, 哦嗯嗯。 」「姐姐,你这样子好迷人」姐姐跪趴在我的股间, 两只活蹦乱跳的大兔子随着姐姐的手上的动作上下跳动着 白皙的胸部如牛奶般丝滑。 「姐姐,趴在我身上帮我弄好不好,我很快就出来了。 」「怎么弄啊,你要快点,姐这样都羞死了。 」「这样趴着,不对,嗯,这样才对。 」我很快的将姐姐和我的体位摆成了69。 「浩浩,这姿势好羞人。 」「姐,你就这样帮我打飞机,我帮你下面再清理下。 」「啊,浩浩,姐姐这样难受,下面好痒。 」「姐,我快来,马上就射了」我抱住姐姐的丝臀, 看着那之前被我舌头插出来的丝袜洞深深的吸在肉缝中, 被浅灰色超薄丝袜包裹的肉缝彷佛在催促我用力的将舌头再次插进丝袜洞中。 「啊,浩浩,姐受不了,哦,啊,啊,不行了, 哦」姐姐停住了握住我拿裹着丝袜的肉棒的手。 「啊,浩浩,哦,啊,不行了,哦,痒死了, 哦浩浩里面点,浩浩,还要进去点点,哦啊, 啊啊」我没听错吧,姐姐让我再用力点?这时候我无法再去分辨姐姐说的是要还是不要, 使劲的将头埋在姐姐浅灰色丝袜洞中隔着丝袜舌头从阴蒂扫过大阴唇, 翻过小阴唇再深入。 「哦,啊,哇,好爽啊,这,这是什么感觉」感觉到肉棒上勐烈的变化, 一种湿软的包围姐姐,姐姐居然,用她的小嘴将我被黑色丝袜包裹的肉棒吞入。 「哦,这,这太爽了」从龟头上传来了一种强烈的想要射的感觉, 姐姐的嘴实在是太小了或者说我的肉棒太大了, 姐姐勉强的将我的龟头含入檀口,紧紧的包裹着丝袜和我的龟头。 「 哦,爽,爽」我对姐姐迷人的丝缝从舔变成了带有一点点撕咬的啃, 一只手紧紧抱住姐姐的丝臀另一只手用力的抓住姐姐胸前乱跳的大兔子。 「啊,浩浩,你坏,姐姐要惩罚你。 」姐姐,用力含住我被丝袜包裹的龟头,用舌头在丝袜上扫了一圈, 然后上下摇晃起檀口虽然插进嘴里的只有一个龟头, 但强烈的满足感和姐姐檀口的紧窄,让我,让我有一种马上就要喷发的状态, 而且愈发强烈。 「姐姐,用力含住小浩浩,浩浩马上就要来了」感觉到姐姐紧绷的下体和嘴上湿滑程度的加深, 我们相拥卖力的帮助对方进行最后的冲刺。 「扑哧扑哧」姐姐的潮吹又一次的喷射出来, 而我「哦姐姐,含深点,再深点,啊啊啊啊, 啊啊啊」我的精液从龟头口隔着丝袜透射而进姐姐的檀口, 而此时姐姐的檀口已经将我被丝袜包裹的大肉棒深深的含进了喉间 当精液透过丝袜喷射而出的时候姐姐已经来不及躲了。 「咳咳,咳咳」姐姐被喷射而出的精液吓了一大跳, 「呛死我了咳咳,你出来了怎么不和我说下, 咳咳」精液从姐姐的嘴角滑落落在的姐姐两条浅灰色的丝袜腿上, 那点点的白斑是那样的迷人我已经听不到后面姐姐在说什么, 我只知道一件事情姐姐帮我口交了,真的口交了, 哈哈哈!第三章从那天之后我和姐姐的关系就变的很微妙了, 我用尽各种的方式逼姐姐帮我解决生理问题虽然姐姐每次都不太愿意, 但在我强力的逼迫下姐姐最终都会答应下来, 而我在那之后也渐渐的发现了姐姐身上有一种奴性 似乎就是天生的而我对姐姐的态度也发生了点变化, 在我强硬的态度之下从今天开始姐姐在家里就只准穿丝袜, 不许有任何衣物。 「姐,过来嘛」我躺在沙发上,对着全身只穿着一条超薄黑色透明连裤袜的姐姐, 「浩浩浩,求你了,不要老是这样对姐姐好么」「姐啊, 你下面一碰就湿了穿衣服不是更麻烦,这样不是很好么, 而且浩浩就喜欢你这样的样子」「浩浩姐,姐真的不喜欢这样」姐姐都快哭了「姐, 我喜欢这样」「浩浩真的求你了」「姐姐,你又不乖了, 昨天就说好要听话的以后在家只许穿丝袜,而且要听我的话, 不然就打屁股哦」「可是浩浩」「没有可是」「浩浩」「昨天说了 不乖要打屁股我要惩罚你」我走了过去将姐姐几乎全裸的身体反趴在桌子上, 用手用力拍了下姐姐那裹着黑色超薄丝袜的屁股 「浩浩疼啊,疼死了,你怎么可以真的这样对姐姐啊」「你不听话, 我还打你屁股」我用手又打了姐姐那美丽的黑色丝臀 说实话姐姐挺瘦的1 米68才90多斤,不过胸部33D, 屁股也特别翘两块肉臀和胸前的小兔子一样丰满翘立, 手感非常好在丝袜的包裹下,更显的淫靡,看到这种情况, 任何人都会忍不住。 但是我知道现在想要干姐姐还有难度,虽然姐姐的奴性已经有所启蒙, 但姐姐心里还是不愿意接受的如果太用强,姐姐以后绝对会反抗, 到时候我就悲剧了得慢慢的引导。 「浩浩,你到底要姐姐怎么样啊,姐都用嘴和脚帮你那样了」「姐, 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可我就是停不下来,哦,你的丝臀实在是太漂亮了」拍打姐姐的黑色丝臀我居然也有强烈的反应, 快感对,就是快感,这太不可思议了,我加快了拍打姐姐黑色丝臀的力道和速度「浩浩, 啊浩,哦,轻点啊,哦,啊,浩浩」姐姐用力的夹住丝臀, 透过浅黑色的连裤袜姐姐圆润白皙的臀上几道浅红色的巴掌印清晰可见, 透过丝袜传来的触感和视觉感官更加刺激我拍打的节奏, 「啊啊,哦,啊,轻点,啊,浩浩,浩浩,我, 我姐不行了,我想上厕所可以么,啊,啊,不行了, 啊啊」我不理睬姐姐,一边拍打姐姐的黑色丝臀, 一只手隔着丝袜不断抚摸着姐姐的包子穴从上次我就知道了, 姐姐这个肉洞是个名器称为包子穴,这是个十分淫荡的穴, 又称吸精穴搞起来非常爽的。 「浩,浩浩,求你了,嗯,嗯,姐不行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感觉到姐姐突如其来的潮吹, 淫液从肉缝中又一次喷射而出乍一看,还真的有点像尿尿的样子, 「姐你真的好色哦,拍你屁股几下你就高潮了, 好丢人啊我听别人说这样的情况很变态的,这要让别人看见你就不要活了, 全世界都会说你是个淫荡的女人的」「浩浩你怎么欺负姐姐?我不是你说的这样啊, 呜丢死人了,我怎么会这样,我没脸见人了, 呜呜呜」虽然姐姐嘴上反驳着我但我看的出来姐姐已经已经很害怕了, 难道这是我的机会?「还说不是你看你喷这么多啊, 这么淫荡你这个坏姐姐,打几下屁股就高潮了」「呜, 哇呜呜呜呜」姐姐真的哭了,眼泪哗啦啦掉下来了「额, 姐对不起,我刚才开玩笑的」看来有些过头了, 我马上安慰着姐姐「呜呜呜我,浩浩,我怎么会这样, 怎么会这样啊」「啊姐姐,姐姐你别哭,别哭啊, 浩浩刚才是开玩笑的我才是坏人,我乱说话, 姐姐别哭了啊,你还有浩浩的,浩浩会疼你一辈子的, 浩浩不觉得你丢脸真的」「浩浩,姐姐是不是真的很, 很哎,呜,这样都会,都会喷出来,呜,没脸见人了, 太丢人了连浩浩你都说姐姐是个坏女人,呜呜呜呜」「没关系的姐姐, 浩浩不会嫌弃姐姐的虽然姐姐的身体很淫荡, 但浩浩一定不会嫌弃姐姐,浩浩会一辈子陪着姐姐的, 姐你不会没脸见人的,别人又看不到,以后只要不接触别的男人就可以了啊, 顶多以后浩浩娶姐姐当老婆」「浩浩我是你姐姐, 不能结婚的而且,而且姐姐这样淫荡的身体真的配不上你」这个傻妞, 我的心里都乐开花了没想到这样姐姐就自卑了, 要是换一个女人就凭这个名器和潮吹,就能让所有男人疯狂了, 更何况姐姐不但身材火爆胸大屁股翘,脸蛋更是极品到没话说, 毫无瑕疵的皮肤有如牛奶般白嫩细滑绝美的脸颊透着无限的温柔和楚楚可怜, 没看到姐姐的追求者从市中心都排到郊外十几里了么 拣到活宝了别说姐姐不是我的亲姐姐,就算真的是我的姐姐, 我也不可能放过这种极品!!「姐相信浩浩, 浩浩一定会给你幸福姐姐你这种淫荡的身体没人敢要, 浩浩要这个世界上就只有我最疼姐姐,姐姐你不许哭, 哭了就不好看了」「浩浩你对姐姐真好」姐姐抱着我的头眼泪还在往下掉「可是姐姐的身体有缺陷的」「姐, 不是这样的相信浩浩,浩浩现在就要了你好么, 你别哭了乖,我们现在就做爱,我要证明姐姐的身体没问题」姐姐的身体突然一僵, 或许是没想到我的要求顿时脸红的和茄子一样「浩浩, 不行姐姐的身体有缺陷,我配不上你,你不要安慰我了」「姐, 你是我一辈子的亲人姐姐你从小到大都疼我, 浩浩也一直都爱着姐姐浩浩怎么可能和别人一样嫌弃你呢, 不管你变成什么样我都喜欢姐」我吻上了姐姐的眼颊 吻去眼泪我真的有些心疼了,把姐姐骗的这么没自信, 看来姐姐真的伤心了但为了我自己的计划,我真的不能心软啊。 「浩浩,姐,姐姐」我看这样下去估计又悬了, 没指望姐姐会主动还是自己出击吧,把手伸到姐姐面前扶着姐姐「我们回房间, 浩浩会证明姐姐的身体没问题的」「啊可是」姐姐低着头, 不知道该拒绝还是答应我可不管那么多,扶起姐姐回到房间, 将姐姐放到床上和姐姐一起躺到了床上,「姐, 你真美」我吻向了姐姐双唇「浩浩喜欢你,一辈子就喜欢姐姐一个人」「浩浩, 你爱姐姐吧」姐姐似乎终于被我感动了「姐」「浩浩」这个时候真的不需要多馀的语言来形容了 我从头到尾都光着身体而姐姐也只全身只着一条黑色超薄的连裤袜, 丝袜的裆部早已被潮吹的淫液打湿此时不需要调情, 我需要的只是将姐姐丝袜的裆部撕开一个口我可没有自信隔着丝袜还能插入, 先不说丝袜的韧性我还在发育的小弟弟硬度也不够。 「姐,我来了」将自己的肉茎对准姐姐的粉红色肉洞前, 用龟头磨蹭着姐姐的肉缝「浩浩我怕,你真的不会嫌弃姐姐么?万一你」姐姐是个传统观念很强的人, 谁破了她的处就一辈子是这个破处的人「姐相信我」都骗到这地步了, 我怎么可能放手「嗯」粗大的肉茎随着泛漤的淫水 慢慢的挤入了姐姐的肉缝中好爽,姐姐的这个穴真的, 太美了才进了一个龟头就这么爽了,而且真的好紧啊, 怎么好像有点插不进去了?「啊好疼啊,浩浩」我感觉到我的肉茎都已经突破了那层处女膜, 但很奇怪的是破了处还是插不进去了「姐,怎么回事, 插不进去啊你这个洞,太奇怪了,我听说别人都很容易进去的, 姐你放轻松点」「疼啊,浩浩,不要了,我们不做了, 好么好疼」难道包子穴这种名器还有这功效, 防插入?我纳闷了「姐不行啊,拔不出来也进不去, 你下面太紧了明明都是水了,怎么还连动一下都不行」「那怎么办, 呜呜呜呜呜呜」我紧紧的抓住姐姐那两条晃动的黑色丝袜美腿 不让姐姐挣扎「你忍一下我用力插进去,都是疼一下就不疼了, 很快乖」「浩浩,你轻点」我将屁股微微向后, 用力的一戳到底「啊啊啊啊」这回不是我姐姐的叫声, 是我叫的龟头顺着肉壁,捅进了一个比较宽阔的肉穴中, 好像碰到了什么柔软的东西应该是姐姐花心, 可是花心怎么会这样的这这……「啊啊啊啊, 姐姐姐,你你下面什么东西,咬住我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花心就像马蜂窝, 被我捅了一下就突然紧紧的包裹住我的龟头, 貌似还在吸允我的龟头虽然只是轻微的,但这感觉绝对不是很爽就能形容, 是非常非常爽。 「浩浩,疼么,对不起,姐姐不知道,浩浩, 我」「不是的姐,好爽的,就好像被电了一下, 太爽了你呢,舒服么」插在姐姐肉缝中的肉茎动都不敢动一下深怕动一下就射了「姐姐也是, 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和你用舌头的感觉不一样, 好美」「姐姐我要插了」我的肉茎缓缓退出姐姐的肉缝, 突然感觉不对花心居然跟着咬了出来,龟头始终被包裹在花心里根本拔不出来, 咬着牙将龟头退到快到肉壁的地方狠狠的撞向花心「啊, 浩浩好舒服,就刚才这样,哦哦哦」感觉到姐姐颤抖的两条黑色丝袜小腿紧紧的交叉裹在我的腰间, 我没时间去理会姐姐的黑色丝袜小腿和我腰间磨蹭的舒爽感觉 因为这个花心太奇怪了我有些害怕了,用力的拔出再一次的撞进去, 感觉花心咬的更紧了吸允的力道更加强力,龟头上被包裹的有点酥麻了, 不管了再次的准备撞击进去的时候,我突然感觉自己的精口已经打开, 用力的将肉茎捅进姐姐的花心中「哦,哦,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射了, 草我说实话,就三下,只动了三下,真他妈丢脸啊!遭了, 龟头还被花心包裹着我都射了,这鬼东西还不放过我啊, 这回死了救命啊!似乎感觉到我的祈祷,「啊啊啊啊啊, 浩浩姐姐死了」从姐姐的花心深处喷出的一股股的淫液, 姐姐潮吹了花心终于松开了口,我赶紧将肉茎拔出, 在拔出的那一刻姐姐的潮液喷射而出,打湿了大半张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