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道防线-监狱之役我叫张才,从我的名字已经知道我父母有多想我成材了。 原本是爸爸当严父,妈妈当慈母的,但自老爸在我初 中一年班时急病死后, 爸爸在临终前交落要妈妈好好训练我成材后妈妈也成为了严母。 在她的严厉管教下,我的成绩一直是在上游, 尽管她多满意我的成绩她也不会轻易松懈对我们的管教, 因为她怕一但疏于鞭策的话便会有负亡夫对她的要求。 妈妈原本也不是家庭主妇,自己也是高材生, 是一名临床心理医生平时在精神病院上班,有时要出勤到监狱, 平时上班的她和在家中扮演严母的她是截然不同的人 身为心理医生的她平易近人和平常在家鲜有笑容的她差远了。 我很享受有机会接她下班的机会,因为笑着的妈妈看起来是很漂亮的。 除此之外,她面对外人时也会放下严母角色的。 抑压愈大,压力也愈大。 在繁重的功课考试压力,加上踏入了青春期, 我染上了手淫这个坏习惯。 由于日间我要温习,晚上偷偷地在碌架床上插上耳机, 偷偷地在妈妈的下层手淫。 而我看的影片,大都是强 奸,轮奸等重口味影片。 冒着被发现的风险手淫十分刺激,令我次次都射很多。 有一天,如是者又是一个面对考试压力的日子, 唯一不同的是今天回到家中的妈妈没有了过往的严母气场, 黑色套装明显有异样最奇怪是每天都有穿的黑丝袜不翼而飞, 妈妈神情恍惚但也流露出半点悦意。 这个景象,是我十六年人生首次看见的,但这个样子的妈妈, 居然是可爱极了。 又是一个晚上,我插入耳机,手按着肉棒, 享受难得的自由。 今天,却有一个声称是偷拍的影片上传了在色情网站上。 十个声称偷拍的,九个也是日本拍的,但看起来那个背景蛮好看的, 我就按进去看了什么“绝密,监狱内强 奸犯死前一奸”的影片。 档名倒是改得不错,而且我的城市最近真是发生了一场监狱暴动, 真想不到今日的色情影片也蛮贴近时事的但内容如何却不知道。 影片的开头是用闭路电视的镜头拍着一个监狱病房, 那位病人看起来十分虚弱地睡在病床前闭路电视有几个镜头的, 一个是直接影住病房内的情况一开始只有犯人在病房内, 另一个镜头就是拍着病房出面清楚看到有两位狱卒在病房站岗, 还有几个镜头都是影着病房内的情况。 不是嘛,我认得那个犯人,他是多年前着名的强 奸犯, 新闻报导指他多次强 奸妇女被判终身监禁的那个何勇吗?看起来这段影片的可信性颇高的。 过了数分钟后,有一位女性走到病房门前, 两位狱卒查一查她的证件就让那个身穿黑色套装的女人进去了。 是她的律师吗?他要被假释出狱了吗?一开始的时候只可以看到这位女性的身材和服饰, 虽然说不出名字但这个女人看起来有点面熟, 好像是我认识的人似的。 我看见那位女士把一张椅放到病床旁边。 她拿出一些书写工具跟犯人谈话。 由于她背向闭路电视,所以到到这一刻为止我都不能看到女主角的容貌。 闭路电视录有现场的对话的,比起一些法律问题, 这位小姐问的都是围绕着犯人的问题包括问他的生命如何, 还叫他勇敢面对自己的症病我隐约听到心脏衰竭的字眼, 原来何勇患上了心脏病吗?我对他们的对答没有兴趣 只是觉得连那个女人的声线也很面熟就快转了。 去到十五分钟左右,监狱的警钟响了。 镜头回到病房前,两位狱卒收到上司的命令去镇压东翼的监狱暴动。 两个狱卒如临大敌的,跑到集合地点穿起防暴装备准备镇压暴动。 镜头回到病房入面,听到警钟声的女士有点被吓到了, 作为非常驻监狱职员的她明显是第一次面对这一个场面。 她作在椅子不敢乱动。 看似虚弱的何勇叫那位女士靠近他。 “小姐,我有一个要求,不知道你可不可以满足一下我这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吗”何勇问那位女士“那要看是要做什么了, 你有什么要求吗”那位女士回答着,她的声线十分柔和, 听起来真的很舒服。 “你老老实实的回答我,我的情况大约可以活多久”何勇用近乎绝望的声音问“如果没有奇蹟的话, 相信大约可以活三个月左右吧”女士问道“是吗?这样就要死掉真的太可惜了 幸好在我临走之前还有你”何勇把手从被窝中拿出, 手提着氧气喉缠着那个女士的颈“你要干什么??”女士被突袭 喘不过气来。 “小姐你比我强 奸过的女人都要漂亮呀, 我会很快的你要忍耐一下吧”何勇和他看起来不一样, 力气是那个女士的几倍那个女士根本毫无反抗之力。 他把那个女人拉到床上,单手压着女士的双手, 一手先轻易的脱下了那个女士的西装外套这时候女士的容貌终于揭晓了。 老天,她是我妈妈。 妈妈尖叫着,她知道大名鼎鼎的强 奸犯何勇正在做什么。 她不停摇头说不,但她根本没有反抗的力气, 何勇用自己的身躯压着妈妈的身体另一只手不慌不忙地解开一粒一粒钮扣, 妈妈的头向下望眼前是一大对阻住她的视野的乳房。 虽然我和我妈妈住了十六年了,但我从未没有认真看过妈妈的身材, 我居然没有察觉到我的妈妈居然有着如此巨大的乳房 那对巨乳撑着妈妈的白色裇衫两个大肉包在何勇解开钮扣后跳了出来, 一个保守的白色胸罩包着妈妈的乳房。 胸罩好像是妈妈胸部的最后一道防线,何勇不能轻易脱下她的胸罩。 “碍事的胸罩”,他粗暴的扯下妈妈的胸罩, 扯下胸罩那一刻妈妈身体一晃随即被何勇打了一大巴掌。 “臭婆娘,现在死刑我也不会怕呢,你要不服从我, 要不我杀死你然后奸尸”他用凶狠的眼神看着妈妈, 妈妈也明显被他吓到了双腿发软,还尿了一点出来。 “哈哈哈,吓到尿出来了吗?不用怕,我会干得你很舒服的”何勇把手伸起妈妈的西装裙内, 隔着她的黑丝袜按她的阴部而按那一下,更刺激了她, 令她又尿了一点出来。 何勇强吻着妈妈的每一寸肌肤,由她敏感的颈部开始吻。 他用舌头舔她的颈,令她痕痒,双腿因为受到刺激而伸直了。 妈妈没有受过此等羞辱,她闭起双眼流泪,咬紧牙关忍受着这一些。 何勇吻着她的面,强吻着她的嘴,把舌头伸进了她的嘴里。 吻够了,他开始玩弄着妈妈的乳房。 他用力的揉着妈妈的巨乳,暴力地玩弄她的乳房令她十分痛苦尖叫。 何勇的手不算小,倒是妈妈的巨乳大到何勇的手刚好盖得住他的手。 乳房令她感到十分敏感,我看得出妈妈咬紧牙关的样子不是在觉得痛, 而是不能否认地她享受着一阵又一阵的快感电流正在刺激她的大脑 一阵又一阵的快感正在一波又一波的冲击着她的理智。 她知道她正在被强 奸,但她觉得现在的快感, 这种快乐的感觉是不对的。 她透过咬住两唇去防止自己浪叫,但她的叫声仍然隐约可见。 “小姐,你当我是谁呀?你放心淫叫吧, 接下来才是真正的”何勇脱下妈妈的西装裙 现在她身穿着被解开钮扣的裇衫下身只穿有一件裤袜和隐约可见的黑色内裤。 黑色裤袜的末端还是沾湿了她的爱液。 “裤袜吧,我最喜欢的,是我那个给我戴绿帽子的前妻最爱穿的衣服”何勇看到这件裤袜, 快要流口水了“小姐你不乖罚你不能穿裤袜回家罗”, 他作势要撕破她的裤袜。 “不不不,不要!”妈妈大叫着,但一对薄薄的裤袜又岂能阻挡一个大男人的暴力呢, 裤袜从阴部起被人撕破了黑色的内裤也被他的手扯破了。 何勇掏出自己的肉棒,那条充满信心的肉棒即使隔了这么多年也未减威风, 妈妈最可怕的恶梦快要发生了。 是不是恶梦呢?其实她觉得自己的脑袋已经变得奇怪了, 他看着那根肉棒她已经不记得自己有多少年没有看过肉棒了。 她的肉穴收缩,爱液分泌旺盛,双腿呈M字型, 不管她心里怎么想她的身体是准备好迎接何勇的肉棒。 何勇把自己的肉棒插入妈妈的肉穴,用力的抽插。 原本试图用咬两唇防浪叫的妈妈,在肉棒插入一刻, 理智已经被分解了。 她放声的浪叫,声音传到整个监狱病仓都听得见, 妈妈双手抓紧床头受不了每下抽插带来的强大刺激, 肉穴收缩令何勇的肉棒享受超佳但何勇不知道自己的行为正在一步一步地把自己送到死神面前。 何勇用力地干,连病床都要震动了。 监狱的一方在发生着暴动,一方却上演着这一场春宫戏。 妈妈的紧肉穴比何勇想的来得厉害,他自己也干到快要疯了。 他一边干,无视着自己的心绞痛。 但一边干,他的心绞痛却愈来愈严重。 他干了大约三,四分钟后,感到自己快要去了, 而多年未有性经验的妈妈也快要去了。 何勇的心绞痛愈来愈痛,正快要射之前他已经感到头晕。 “小姐…,我要…”,他还没有说完,就射了在妈妈的子宫内, 而妈妈也感受到跟随何勇去了。 当这一切完了的时候,何勇倒在妈妈的身上。 妈妈先是错愕,而然后用尽吃奶的力气推起何勇下床。 她先扣上裇衫的钮扣,穿回西装外套和西装裙。 她怕何勇醒过来,所以都穿得很快的。 她见裤袜都扯破又一大半,就把裤袜脱下收到手里。 但奇怪地何勇动也不动。 妈妈按一按何勇的大动脉,发现他已经没有脉搏了。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呀”,妈妈拍打算病房门, 按了叫人铃但都要等大约十多分钟,东翼的骚动情况受到控制后, 才有人意识到他们把妈妈关在病房仓内。 还派人为何勇急救。 妈妈当作没事发生一样,在狱卒开门后如常的离开, 唯一的异样是裤袜没了不知道有人察觉到。 影片就此完了。 我掏了几次管,想着睡在我上头的妈妈居然被人强 奸了, 我也第一次察觉了我的妈妈是如此漂亮的尤物 而最重要的是在这一刻,上面床的妈妈发出了奇怪的声音。 在两母子的心里,各自有一道开关被打开了。 那个晚上我彻夜未眠,因为那条影片冲击了我的理智。 睡不了的我只好上一下洗手间去撒泡尿。 我觉得,这一天起,这间房子从此不一样。 我掏出肉棒去撒尿,我照一照镜子,看见镜子背后有一个箱子。 我的头晕一晕,被箱子少少跘到了,我换转头看那个熟悉的箱子。 那个就是污衣箱,是我们两母子装污衣的箱子。 我没有想过这个箱子是这么邪恶的,里头装着妈妈的衣件。 我确认妈妈没有醒过来后,锁住了洗手间,从污衣箱中找出妈妈穿过的衣服, 当中最邪恶的就是胸罩了。 那个包着她的肉包子的胸罩,我看了一看它的标签, 是36E。 怪不得这么大,但这是前几天穿的衣服,不是今天穿的, 我把它拿到我鼻边嗅闻着她的奶骚味和汗味, 我一边嗅一边掏管掏着掏着就顺路射在马桶上就完了。 天亮了,待在这里很易被发现的,我就回到床上睡觉了。 大约九时半,我起床了。 我知道迟起床的话会被狠狠的修理的,但九时半在妈妈心中已经是迟多了, 惨了要被修理了。 我冲到客厅看到妈妈坐在餐桌上吃中餐,我急忙说“我知错了, 昨天温习晚了睡多了我以后不会…”但妈妈居然没有如我想的生气 只是点点头说“不要多说话了妈妈今日用心煮的早餐快要冷了, 快来吃吧”“好…好吧我知道了”奇怪, 明明上一次星期天我八点半起床被妈妈狠狠的骂了一大顿, 今天居然还有爱心早餐吃?我吃了几下果然怪了, 真的很有心。 之前不是简单一块方包,就是方便面。 今天居然是一个英式早餐,我吃得很快很急, 因为这是很少有的妈妈却笑了一笑“傻子,几天未食饭吗?慢慢吃, 不用急吃完看一下电视才温习吧”。 什么?还有电视看?“妈,你有什么事好高兴吗?为什么你居然判若两人的”我真的忍不住问, 难道我看错了吗?“没有啦你妈我那里怪了”妈妈笑了笑, 有点想少女被说中心事的一样面红了红“就是这个这个 你从前都不曾会笑的”我指着妈妈满面笑容的样子 妈妈却抓住我的双手说“是吗,原来我已经这么久没有在你面前笑了, 真感到抱怨我觉得以前的我做得太过分了,从今天开始我会对小才更好的。” 在我眼前的,不再是那个可怕的严母,而是一个风韵犹存而且充满爱心的好妈妈。 但我以为昨晚的事件不会重演,包括妈咪被干和我对妈妈发情一事, 但是…。